酒暖花神

流花/卫聂/陆花/SD/戈穆/杀铃/钤光/执峰/齐蹇/蹇宾、陵光、师哥才是世间真绝色!

我天!给大佬疯狂打电话。

境容:

【锤基】爱的抱抱~动图~

流量预警!每张在10-20M左右,缓冲完成之后才会变成正常速度。建议电脑打开,手机有时候缓冲完播放会自动变成慢速我也很无奈……

感谢画师太太 @40mKNIFE 的授权,这是太太锤基套图中很戳的一张!!

太太整套锤基图实体明信片预售中! 赶紧戳这里

献上贺图!祝大卖!


四个gif是锤基的抱抱互动,第五个是整个四个gif连起来,lof限制图片不可以超过20M因此只能缩小啦!

【全程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鬼】

反正……就是抱来抱去什么的,神兄弟的情调我等凡人不懂!

咳、总之前戏我补上了,后续据画师太太说接这里——>戳我


最后组装了辆很破的小自行车,新手上路请多关照!我的车技还太嫩了()

特别鸣谢画师太太,对小车姿势和节奏的指导咳咳= =+通过这次制作,我对开车的理论知识又加深了理解,开往阿斯加德的动车指日可待(胡说八道)



【卫聂微博体】
对了,忘记了说,有些id是插科打诨的网友,有些id是秦时人物,大家可以猜猜哪些ID是他们,我觉得这些id很好对人名了。比如,君临天下政如此,就是政哥啊。

(一些碎碎念:卫聂的微博体我做了整整大半个月,终于在今天做出来了,相信我,做这个微博体真的太费劲儿了。以前做微信体和扣扣体,最多只要两三天,微博体我做了半个月。在以后没有找到更好的微博体制作方法出来,我不会再尝试做微博体了。感谢大家对卫庄和盖聂的支持,为鬼谷纵横表白一千次,太爱他们了,大叔二叔永远是我的心头朱砂。)

归一剑的未婚妻(归一、屠龙X无剑,小短文)

据说要产出才会变欧,为了抽到我心爱的青莲剑,决定把我之前参加活动的文拿出来发一下,求各位小伙伴奶一口,祝我欧气爆棚,抽到青莲剑。



从小我就不喜欢我的名字,像个男孩子,别家女孩子的名字叫什么雨柔、玉琳、颖璃之类的,一听就让旁人觉得这是个漂亮的人儿,可偏偏我爹娘给我取的名字叫无剑。

好笑吧?别人一听无剑都以为我是个男孩子,而且叫什么不好,要叫剑,同音不就是那什么嘛?看看人家隔壁金家给孩子取的名字,金铃索,多好听啊。

可我娘却告诉我说,名字只是个代号而已,要活得漂亮才算本事。她经常跟我说,我有一个很厉害又长相俊逸的未婚夫——归一剑。

归一?我反复在嘴里嚼着这名字,如果我真的有个未婚夫叫归一的话,那我的名字应该叫九九才对嘛,因为九九归一啊。

我娘说归一剑是她好朋友的儿子,在我还在她肚子里的时候,就给我们俩定了娃娃亲。那时候归一剑才六岁,就被他爹娘卖给我了。

归一剑在十岁的时候去了全真教习武,他拥有无与伦比的天赋,住在重阳宫,在武林中声名赫赫,享有极高的地位,全真教后来的弟子都很尊敬他。

就在我娘每天这样的思想灌输下,我对我这个未婚夫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和深深的崇拜。

于是在我年满十八岁那天我决定一个人前往全真教寻找我的未婚夫,因为我要亲口告诉他一句话,这句话一定要亲自说给他听才行。

我爹娘很是支持我这种千里追夫的行为,帮我准备了一大堆行李物件,他们都不担心我在路上会有危险,会吃苦,会经历重重磨难吗?对此我很怀疑我是不是他们亲生的,怕不是捡来的吧。

别人家的闺女都是在家里等着人上门提亲,我却胆大妄为出门寻夫,于是第二天出门远行时街坊邻居都跑来看我笑话,说我不知廉耻什么的。

我爹娘才不管这些闲话,给了他们一个白眼,“我们家无剑可是福大命大之人,将来要做天下归一的夫人的。”

“天下归一?那不就是皇后吗?你们家这是要造反啊?”

“举报了,举报了……”

街坊邻居嚷嚷着一片沸腾。

我坐上雇来的马车,渐渐远离从小生活的镇子,向全真教出发,这趟路少说也要走两个月,多则三月。

第二天才到达下一个镇子,找了间客栈住下,由于赶路特别累,躺在床上倒头就睡了。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也不知道睡了多久,突然被隔壁一阵爽朗的笑声吵醒。

睡觉的时候被人吵醒,真的是一件特别不爽的事情,我从小就是个暴脾气,当即就从被窝里爬起来跑到隔壁房间敲门去了,完全不在意我还是披头散发的邋遢模样,“大半夜的不睡觉,吵什么吵?”

房门很快就开了,一位特别英俊的公子站在了我面前,他的红色长发挽起来盘在头上做了个丸子头,额前几缕飘逸的红发,更显得他的俊美潇洒来。他疑惑地看着我道,“姑娘,这才戌时呢,哪里就大半夜了?”

我发现我花痴的毛病又犯了,小时候我就花痴过我们镇子上的镇帅——绿竹棒,可很多人觉得他是个乞丐,将来不会有什么出息。

乞丐怎么了?还不是一样是我们镇子上很多姑娘的梦中情人。再说了绿竹棒浑身上下干干净净的,哪里像乞丐了,只不过因为是孤儿的原因到处流浪罢了。

“不好意思,我……我……”我发现我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,其实内心早就波涛汹涌了,帅哥你是谁,叫什么名字,家住何方,年龄几何,娶妻纳妾没有?

“在下屠龙刀,家住冰火岛,今年二十一,尚未娶亲。”他笑眯眯地看着我道。

没想到我把我内心想的全部问出来了,我老脸一红,心跳加速,捂着脸跑回我自己的房间里了。

“真是个有趣的姑娘。”我听见他在背后沉吟道。

第二天吃过早饭,坐上马车继续往前,我发现后面一直跟着一辆马车,心里有点犯怵,不会是遇上打劫拐卖什么的了吧?

我打算先观察一段时间再说,想打劫姑娘我?哼,没门,好歹我爹和我娘从小就教过我许多功夫,正愁没地方试试看效果呢。

等马车行到荒无人烟的密林时,因天色渐晚不便入林赶路,只得在马车上将就一夜,第二天再赶路。马车夫停下来之后,我发现我后面二三十米远的那辆马车也停下来了。

我用轻功飞过去站在了那辆马车车门前,刚想出手掀开帘门,却被一阵强劲的内力扫倒在地,我摔了个四仰八叉,姿势特别难看。

马车上出来一个人,我定睛一看,竟然是屠龙刀,看到倒在地上的我,屠龙刀跑过来把我抱起来,皱眉道,“怎么是姑娘你?摔着哪里了?可还疼吗?”

“可疼了。”我眼泪汪汪望着他,是真疼哭的。

屠龙刀抱着我走进他的马车里,找出药膏来帮我抹上,“姑娘是要去哪里?”

“全真教。”我享受着他给我抹药,感觉摔那一下也值得了。

“真巧我也去全真教,咱们顺路就一道走吧,怎么你一个姑娘家自己出远门,也不怕遇上坏人。”屠龙刀温柔道。

“那你是坏人吗?”我望着他问。

“哈哈,问得好。在下是不是坏人,姑娘跟我在一起试试看不就知道了吗?还未请教姑娘芳名。”

“无剑。”

“是个好名字。”

第一次听见有人夸我的名字好的。往后就跟屠龙刀一起前往全真教,他告诉我他是去全真教找他的兄弟,还跟我讲了好多江湖怪谈。

我告诉他,我是去全真教寻我夫君,不知为何,他听到我说我是去找夫君的时候,他愣了一下,有些微震惊,但很快又掩埋下去了。

他问我的夫君是全真教的谁,我告诉他是归一剑。他更加震惊地喃喃自语道,“归一,怎么会是归一?”

似乎他知道点什么?不过我也没有继续追问。

一个月过去了,一路上磕磕碰碰地走了一大半的路,没想到今天却在路上遇见了一大帮裂岩刀,叫嚣着让我们把钱财交出来。

屠龙刀把我护在身后对我说,“你别管,作为对手,他们太让我失望了。”

屠龙刀三两下就解决了他们,然后自信满满地来了一句,“无人能胜过我屠龙。”

我觉得我会把屠龙刀打斗时的精彩画面记一辈子。

路过河的时候,我不小心脚下打滑掉下了河里,浑身湿透,屠龙刀在河边生起了我帮我烤干衣服。

路过断崖的时候,遇到了蚀灵藤来挡路,她把我刮伤了,屠龙刀又赶紧帮我疗伤。

一路上受到他的保护和照顾,让我对他逐渐有点沉迷,可是又想着这样很对不起我的未婚夫归一剑。

赶到全真教的时候,我身上的衣服也碎了,脏得跟乞丐似的,头发也乱糟糟的跟个疯婆子一样,脸上还有被捆星锁打伤还未来得及好的伤疤。

相反屠龙刀浑身上下干干净净的,经历了那么多糟心事后,他照样帅气逼人。

如果不是看屠龙刀拿出来的信物,估计守门的弟子会把我当成乞讨的小乞丐赶出全真教山门吧。

走进了全真教里边,一路风景甚好,屠龙刀像在逛自己家后花园一样,对这里很是熟悉,带着我七拐八绕来到了重阳宫的万寿殿大殿内。

“屠龙刀你来了?倚天剑还在钻研剑法,没空跟你比武。”一位身着蓝衣的玉树临风的道长突然出现。

“秋水道长好。”屠龙刀对着他一拜。

听说屠龙刀来了,全真教上下都来到了重阳宫殿上迎接,可见屠龙刀在江湖上的地位也是不低的。

“武林至尊,屠龙宝刀,号令天下,莫敢不从。不知屠龙兄此次来我全真教有何贵干?”一位头发微卷的具有贵族气息的弟子口气不善,缓缓地从大殿外走了进来。他就是浮生剑。

跟他在一起的还有另外两个人,一个黑色短发浑身散发少年意气的弟子,还有一位身着白紫相间华丽服饰的道长,他有一头金黄色的飘逸长发,编了一条小辫子垂在肩膀右边,肩膀左边则是一大团紫色的容貌,看起来高贵优雅,神圣不可侵犯。

我一眼就能认出来他就是我娘常常跟我描述的那个未婚夫,和我娘跟我描述的形象重叠在一起,我听见了我心里那颗萌动的种子破壳而出,在我心里生根发芽开花,这朵在我心上花开的名字叫做归一剑。

我缓缓走到归一剑面前,痴痴地望着他,情不自禁地叫了一声,“夫君。”

归一剑疑惑了一下,脸上有些尴尬神色,他好像记起来我是谁了,又好像不愿意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承认我是谁。

我懂他的心声,我怎么能不懂,我懂他心里对天下苍生的抱负,我懂他心里怀有的强烈执念,所以我不会怪他,我为我有这样一个未婚夫感到骄傲。

“哪里来的小叫化子,竟然叫我们道长夫君?侮辱全真教道长,你可知罪?”天罡剑厉声训斥道。

我知道我现在在大家面前的形象特别难看,可我为了寻找我的未婚夫,穿越万水千山,一路披荆斩棘来到了他面前,我不后悔。

“天罡,不可无礼。这位是无剑姑娘,不是什么叫化子。”归一剑温和道。

我突然瞄到屠龙刀失落的模样,心里突然有些愧疚。

“归一道长原来认识这位无剑姑娘?”浮生剑眼光流转,上下打量着我,似乎有了什么主意。

而我完全没有料到在我的到来之后不久,会在浮生剑的利用之下,引起了一场全真之变。

“看你这副样子,一路上一定吃了不少苦吧。”归一道长柔和地看着我关心地问道。

我摇摇头,不苦,有他这句温暖的问候,我就不苦。我张了张嘴,说了一句什么,归一剑怔住了,俊美的脸上突然微红,有些不知所措。

重阳宫里其他人也安静下来了,重阳宫里就剩下我那一句话在回音飘忽,飘到大殿外,飘到九天之上,九九归一。

我穿越万水千山,来到你面前,只为亲口告诉你,我爱你。

(完结)


求我抽到青莲剑,求我抽到青莲剑,求我抽到青莲剑,我实在是太爱他了,作为李白巨巨的小迷妹,简直不要太心水青莲剑啊。

今天活动出来,剧情里的青莲剑简直可爱到哭,从前想拥有归一,现在特别想拥有青莲剑,但是依然不能改变我对归一剑的爱,我还是要做归一剑的未婚妻(⁎⁍̴̛ᴗ⁍̴̛⁎)


吾王生日快乐🎁🎊🎈🎉🎁🎊🎈🎉🎁

LOFTER娱乐主播:

你是所有鋆帆的一生一遇,遇见你、认定你就是最好的缘分。

错过20岁的你,幸而没有错过21岁的你;

错过21岁的你,幸而没有错过22岁的你。

年年岁岁,有 大“峰”起兮“鋆”飞扬;

岁岁年年,有 直挂“鋆帆”济沧海。

你的努力拼搏有鋆帆一路见证,

鋆帆护你之心,匪石不转。


在1106这个特殊的日子,LOFTER娱乐主播携手吕鋆峰数据组。为所有鋆帆的一生一遇献上LOFTER生日开屏作为生贺礼物


10.13-10.27之间,点赞本帖,集齐10000颗守护爱心(指路>>图片下方小心心),即可解锁1106生日开屏

吕鋆峰22岁,有你、有我、有他


深夜,俩叔点着浪漫的篝火进行交流会,似乎交流的方式有哪里不对?都说恋爱中的人智商为0,貌似两叔也不例外。但是怎么会天明人在蜃楼走,锅从二叔来,砸到了天明头上呢?对此天明似乎有话要说?(纯属恶搞,请勿介意。) ​​​

虎头金刀这小家伙真的是巨萌,特别脸红害羞的小模样,真的好想抱着他狠狠亲一口。

昨天晚上在微博就看到了,瞬间感动得无法言喻,想转发却不知道该说什么,真的这次把我治愈了,小鸡真的太暖心了,简直就是个贴心小天使,把我感动到了。

汉徳桑姆糊:

是秋天。

七夕将近,韩非同学到底跟他的朋友们要求借什么,让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?二叔纠结七夕送什么礼物给师哥,为何最后始皇帝陛下却被猝不及防地塞了一嘴狗粮?请看卫聂的七夕八卦播报。

二叔好不容易学会了PS技术,但是P的图好像有哪里不对?且看由一张PS图引发的黄金眼罩火爆市场。真诚地对各位看官建议,可以考虑去找田虎买一副黄金眼罩,有可能用得上。(p.s:祝贺我,终于搞完事情了。卫聂王道,卫聂赛高[鼓掌][鼓掌][鼓掌])

花满楼说要去小凤凰家里睡觉,我们小凤凰竟然义正严辞的拒绝了,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猫腻?且看各路大神在陆大侠的朋友圈说说的评论里是如何分析的。